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

编辑:縠皱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9 11:47:50
编辑 锁定
同义词 湖州歌九十八首其五一般指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
《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》是宋末元初诗人汪元量所作的七言绝句。诗一二两句写南宋都城杭州的景色,感叹宋朝政权经不起元蒙铁蹄一蹴,带有浓厚的依恋伤悼之情。后两句,诗人由眼前景象,从依依惜别想到了不久后离开临安的情景,抒发亡国之痛。
作品名称
《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》
作品别名
《湖州歌九十八首其五》
创作年代
宋末元初
作品出处
《湖山类稿》
文学体裁
七言绝句
作    者
汪元量

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作品原文

编辑
湖州1
一掬2吴山3在眼中,
楼台4累累间青红5
锦帆6后夜7烟江8上,
手抱琵琶忆故宫9[1]  [2-3] 

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注释译文

编辑

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词句注释

  1. 湖州:即今浙江湖州市。
  2. 一掬(jū):一捧。亦作“ 一匊(jū) ”。 两手所捧(的东西)。亦表示少而不定的数量。
  3. 吴山:在杭州城内。
  4. 楼台:高大建筑物的泛称。
  5. 青红:青色和红色。常用以指代颜料、胭脂粉黛、彩霞、灯彩等。
  6. 锦帆:指皇帝所乘的船。
  7. 后夜:今后的夜晚。一说后半夜。
  8. 烟江:烟雾弥漫的江面。
  9. 故宫:旧时的宫殿。[1]  [2] 

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白话译文

吴山像一个小小的土丘映入我的眼中,远近的楼台层层叠叠,有青有红。日后被押北上,乘舟航行在轻烟笼罩的江里,我只能在夜间手抱琵琶,怀念眼前的故宫。[1]  [3] 

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创作背景

编辑
南宋德祐二年(1276年)二月,元兵进入南宋都城临安,宋恭帝赵隰(xiǎn)与祖母谢太后、母全太后签表投降,元军首领伯颜将他们俘押北上。汪元量当时在宫中为琴师,与妃嫔们同行,一路上将亲身所见及亡国悲愁作成《湖州歌》九十八首,语语沉痛,字字血泪,“纪其亡国之戚、去国之苦”,被称为“宋亡之诗史”(李鹤田《湖山类稿》跋)。因这组诗是记宋帝降元,被俘北上的,当时元军主帅伯颜驻扎湖州,派人索取符玺,接受宋降,所以汪元量把湖州作为组诗的题目。此诗为其五。[1]  [3] 

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作品鉴赏

编辑
“一掬吴山”一首是组诗的第五首,写尚未离开临安时事。诗由景起兴,“一掬”形容吴山之小。吴山是杭州城的标志,是南宋宫廷所在。金兀术当年有志南侵,曾画自己骑马站在吴山上,题句有“立马吴山第一峰”之句。诗人在这里写都城景色,首拈吴山,且言其小,正是感叹宋朝政权经不起元蒙铁蹄一蹴。他在《越州歌》中说“昔梦吴山列御筵,三千宫女烛金莲。而今莫说梦中梦,梦里吴山只自怜。”也是以吴山代表朝廷,与本诗涵义相同。次句由吴山而及宋宫室楼台,以“累累间青红”五字,写尽楼台的参差不齐与富丽堂皇,在感情上则是前句的延续。这两句景句,如果是在承平年代,用以歌颂临安的繁盛,便不见有什么好处,由于诗写在国家刚亡,诗人自己将随驾被俘北上之时,写景就不再单纯是为了写景,而带有浓厚的依恋伤悼之情。“在眼中”三字尤为沉痛。今天这美景、这都城尚在眼中,可不久就要被迫离开,这地方就属胡虏管辖,再见不知何日,即使能够再见,也定非旧时模样了。
后两句,诗人由眼前景象,从依依惜别想到了不久后离开临安的情景:日后,锦帆北上,烟雨朦胧,我只能怀抱琵琶,默默地思念这故宫了。“忆故宫”三字包罗很广,既是怀念眼前景象,更多的是抒发亡国之痛,且一个“忆”字与前“在眼中”形成鲜明对比,诗人种种复杂的心情都寄托在里边了。[1] 

湖州歌·一掬吴山在眼中作者简介

编辑
汪元量(1241~1317年后)南宋末诗人、词人、宫廷琴师。字大有,号水云,亦自号水云子、楚狂、江南倦客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琳第三子。度宗时以善琴供奉宫掖。恭宗德祐二年(1276)临安陷,随三宫入燕。尝谒文天祥于狱中。元世祖至元二十五年(1288)出家为道士,获南归,次年抵钱塘。后往来江西、湖北、四川等地,终老湖山。诗多纪国亡前后事,时人比之杜甫,有“诗史”之目,有《水云集》、《湖山类稿》。[4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李梦生.宋诗三百首全解.上海:复旦大学出版社, 2007年5月1日:第306-307页
  • 2.    湖州歌九十八首 其五(宋·汪元量)  .搜韵网[引用日期2014-11-5]
  • 3.    赵山林,潘裕民.桃李春风一杯酒——宋诗经典解读 :中西书局,2009-10-1:第283-285页
  • 4.    缪钺等.宋诗鉴赏辞典.上海 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7.12(2012.7重印):第1484-1485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