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列耶夫在学校和家里

编辑:縠皱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18 19:12:29
编辑 锁定
苏联,已经成了一个蛮陌生的词汇了。
书    名
马列耶夫在学校和家里
作    者
(苏)诺索夫
译    者
李文思
ISBN
 9787535846600
出版社
湖南少儿出版社
出版时间
 2010-3-1

马列耶夫在学校和家里图书信息

编辑
开本: 16开
定价: 14.00元

马列耶夫在学校和家里内容简介

编辑
他们自己把自己撕碎了,七零八落。核潜艇都会沉没掉,电视塔也烧起来……看着这一条条的新闻,我们心里只有“唉……”。我算了一下,按照年纪,马列耶夫应该还活着,只有六十多岁吧。他看这些新闻的时候心里想一些什么呢?他小的时候数学不好,老是不及格,他为了建设祖国,总算把数学学得可以了,甚至有水平把妹妹在学的算术题也做了出来,可是他的祖国却怎么变得不存在了,苏联没有了,只剩下个前苏联?我们现在提到哪个苏联作家,都是说“前苏联”作家。诺索夫当然毫无例外地也成了前苏联作家。马列耶夫正是前苏联作家诺索夫小说中的一个小孩。这曾经是一个多么出名的小孩哦!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孩子,有多少都读过他的故事。哈哈大笑地读。然后是挺认真地思考。然后是学习就认真了起来。数学由不及格变为及格。戴不上红领巾的孩子,脖子上也许就飘扬起鲜艳的红领巾了。那个时代,诺索夫也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们的一个偶像。他能够把一个孩子写得那么像孩子。因为在他的故事里,孩子们都是真正的孩子,都是有着那么真实的生命的、行为的、语言的……所以就鲜活了,就生动了,就有趣了。这个境界在前苏联的儿童文学作家里,不是诺索夫一个,而是一批。前苏联的儿童文学真是非常成熟。尽管它里面有时“革命”和“真理”之类稍微多了一点。
诺索夫的这本小说叫《马列耶夫在学校和家里》。
学校和家里是儿童小说最司空见惯的故事地址。儿童,小学生……他们早晨去上学,晚上回到家,不是星期天的日子,在课堂里,星期天了,在家里,这两个空间,在他们生命路途的两端,路途两边的风景和玩耍只能是他们走到这一端,返回那一端的途经,想逗留更长的时间总不可能,也不可以,那边有老师在点名,这边有父母的盼望,两端的设计和安排,是人性和社会硬性规定了的精心构思了的。哈利·波特倒是想像的,可是哈利·波特不是也先家里,后学校,上完了学,又重回家里么?既然一个巫师小孩都是在这两个地址间走来走去,那么何况不是巫师的其他小孩、马列耶夫?所以它不是雷同,而是遵循,不是缺乏变化,而是顺理成章。重要的是谁有能耐写出那通常本身的趣味,日常本身的意思,那每一天,那每一刻,那细碎的行动,那心情的细节,那快乐,那苦恼。
对孩子来说,开学是快乐的,可是念书却又是苦恼的。因为开学了,同学就又能碰到了一起,叽叽喳喳,说那无穷无尽的话……升入了四年级的马列耶夫,就是这样开开心心开始他的叽叽喳喳的新学期的。他们你拍我的肩膀,我拍你的背脊……表达着整整一个暑假的久违。然后就是找费佳。然后又找万尼亚找谢廖沙。万尼亚总算走过来了。他们就每个人都想拍他的肩膀或者是背脊,结果马列耶夫一拍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。谢廖沙刚到,格列布也来了。晒得那么黑的格列布竟然说他这么黑是因为他去过海边了。你说说,这有多么了不起!格列布就说海究竟是什么样子的。海呀,很大,它那么大,你在这边岸上站着,甚至都看不见那边的岸。一边有岸,另一边一点岸也没有。
哎呀,有多么多的水呀!一句话说吧,净是水,而且那里的太阳晒得厉害极了,连我的皮都被晒掉了。
你说这不是撒谎是什么?皮怎么晒得掉?
可是格列布说他说的全是真话。起初他也被吓呆了,可是后来他发现,第一层皮的下面还有第二层皮。他身上现在长着的就是第二层皮。
没有不散的宴席,既然开学了,也就不可能一直这样你拍我肩膀,我拍你背脊,老是说海,说皮晒掉了。你得上课。你得做作业。你得学算术,你也得学语文。哎呀,不知什么道理,新学期开始,每一节课都显得特别的长。马列耶夫觉得,新学期开始,学校真应该这样规定,第一星期每天只上一堂课,第二星期每天上两堂课,第三星期每天上三堂课,这样慢慢地增加。或者也可以这样,第一星期光上轻松的课,比如体育;第二星期体育之外还可以加上唱歌;第三星期可以加上语文;这样一点一点增加,最后加上算术。
马列耶夫的算术真是差得要命。他根本就不喜欢这玩意儿。这玩意儿哪里可以和……比如和地理课比?地理课告诉你地球上有什么山,什么河,什么海,什么洋。马列耶夫本来以为地是平的,像一张烙饼,可现在知道,地根本不是平的,而是圆的,像球一样。更有趣的是,住在地球下面的人走路的时候脚朝上,头朝下,可是他们却不会掉下去。但是算术整天都是在说些什么东西?“商店里有8只锯,斧子的数目是锯的3倍。把一半斧子和3只锯卖给一组木工,共价84卢布。其余的斧子和锯卖给另一组木工,共价100卢布。问一把斧子和一只锯的价格各是多少?”
马列耶夫不明白,编题目的人这样绕来绕去绕着弯儿究竟有什么好处?商店里有8只锯,斧子的数目是锯的3倍,3倍不就是24只吗?偏偏要说什么3倍!还有,把一半斧子和3只锯卖给一组木工,共价84卢布,明明就可以写成12把斧子的嘛!绕来绕去,把人的头绕昏。一绕昏,你说还怎么有劲,还怎么做得出来?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,喜欢和不喜欢。和马列耶夫坐一张课桌的西什金则是不喜欢语文,成绩一塌糊涂,总是2分,很想争取3分,可是结果仍旧是2分。但是他喜欢养小动物,豚鼠、白鼠、乌龟,光刺猬就有三只!
马列耶夫问西什金,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林子里采胡桃,采了120个,男孩采的比女孩采的多一倍,你说应当怎么办?
西什金说:“把那个男孩狠狠打一顿,让他不要欺负女孩子!”
“我不是问那个!我问,应该怎样分配,男孩子采的胡桃才能多一倍?”
“他们愿意怎样分就怎样分,你来和我捣什么乱!”
西什金总算搞清楚这是一道题:“呸!我的豚鼠死了,那是我前天才买的,你还扯什么算术题!”
西什金不帮马列耶夫算题目,却孜孜不倦一丝不苟地教他的狗洛布吉克学数数目,而且真的教会了,一次也不数错。
洛布吉克都会数数,而且不错,那么西什金还能学不好语文吗?马列耶夫还能学不好算术吗?
不过这两个家伙就像所有的小孩一样,一次次地下定决心,一次次地保证,可是一转身老会把决心给忘记了,也想不起来刚才保证过什么。
一个个在学校和家里的日子啊。一次次地下定决心,一次次地忘记,一次次地保证,一次次想不起来……既然谁也不可能不成长,那么难道还担心他们永远不会改变吗?反正马列耶夫和西什金都改变都成长了,那每一天到来和结束的时候,他们走到你面前,就总有了新的样子。马列耶夫不仅自己的算术今非昔比,他还正正经经地帮了一下西什金。你瞧瞧西什金看着自己的学生手册时的得意样子: 语文4分!
而且后来他们甚至所有的课都是5分。全部是5分啊,他们升到了五年级!

马列耶夫在学校和家里作者简介

编辑
苏联著名作家尼古拉·尼古拉耶维奇·诺索夫(1908-1976)出生在一个演员家庭,1932年毕业于电影学院。毕业后担任电影导演,同时从事儿童文学创作。1951年开始专攻写作。诺索夫的作品幽默,诙谐,充满情趣,具有极强的可读性。他最重要的作品就是以“全不知”为主人公的童话三部曲——《全不知游绿城》《全不知游太阳城》《全不知游月球》,这三部童话都曾荣获苏联俄罗斯克鲁普斯卡娅国家奖。

马列耶夫在学校和家里图书目录

编辑
第1章
第2章
第3章
第4章
第5章
第6章
第7章
第8章
第9章
第10章
第11章
第12章
第13章
第14章
第15章
第16章
第17章
第18章
第19章
第20章
第21章
词条标签:
历史书籍 出版物 书籍